归雁

需要很多很多的评论(^ ^)

【亚梅】他的国(6)

趁着七夕的尾巴来放个更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亚瑟与梅林一路跋涉,向北方行进着。有时他们穿越厚重阴暗的森林,潮湿的黑土边有泥泞的河道,堆积着腐烂的动物尸体与灰白的骸骨。有时候他们走过奇石高耸的山峰,登上最北面的高原,那里荒芜广阔,深灰色的土地和岩石一样坚硬,除了一种同样坚硬的荆棘之外寸草不生。有时他们踏入还算繁华的城镇,掠过小麦繁荣生长的田野,市集和欢声都正在鼎盛,务农人家们朴素却热烈的狂欢。




他们见识太多的死亡,太多的苦难。一切向亚瑟挤压而来,逼得他喘不过气。




他见到一位母亲饿死在结冰的河滩,枯瘦僵硬的手尚且紧紧攥着她费尽千辛万苦为孩子寻得的一把野果。他见到强盗肆意折磨被俘的少女,末了将其残缺的躯体抛在她崩溃的恋人跟前。他见到辛勤劳作的村子在旦夕之间被劫匪掠夺一空,烈火肆意蔓延,手无寸铁的平民惨遭屠戮。他见到单纯善良的姑娘被父亲活活掐死,只因她“堕入魔道”爱上巫师,而凶手在点燃尸体时仍洋洋自得地声称自己是“为了家族荣誉”。




这些事每天都在发生,发生在任何一处。苦尽甘来不过空话一句,哀鸿遍野才是真实。受难的命运从出生起便注定,永恒地镌刻在血脉之中。哪怕抗争着、奋斗着,迸发出再大声的嘶吼,也会轻易离散在风里。




命运之神不会费心倾听,更不屑给予怜悯。




亚瑟想做些什么,他真的想,但这太难了。他可以打退一波劫匪,但更多的会在他离开后卷土重来;他可以救下一个孩子,但更多的孩子正在死去。面对巫师,面对魔法,他更是完全无能为力。心底的两个声音嘶吼着,不相上下。哪怕根深蒂固的观念正逐渐从脑海中抽离,但拔出的过程总是痛苦的,鲜血横流。




无关贫穷富裕,只要人类聚集成群,斗争永远存在。贫苦者可以为粮食和一块适合播种的土地而挥起锄头,富裕者为财产更是轻易刀剑相向、甚至亲族相残。




所幸同斗争一道恒久存在于世间的,还有人类的脉脉温情。天生具备魔法的少年苦苦修炼,只为亲手给心爱的姑娘变出美丽的花儿。姐姐不顾可能的伤害,在妹妹因时常魔法失控而被众人疏远时坚定陪伴着她。兄长背对所有人偷偷抹泪,却始终微笑着面对弟弟。那么多那么多的人民,向四周散发着属于自己的一点温暖。




亚瑟和梅林到达一处村庄时,恰巧遇上难得的丰收。他们帮助村民采集粮食,因此受到了款待,吃着新鲜细米熬成的粥,在暖烘烘的火炉旁取暖。




有个活泼的孩子睁着大眼睛对亚瑟说,“流浪骑士一定很厉害很酷吧!整年到处冒险,见遍大陆的美景。想想就好棒啊!”




“这……还行吧。“




“我以后也想当一名流浪骑士!骑士先生,你看我够格吗?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亚瑟并不知道,自己该怎样作答。




这个夜晚他终于筋疲力尽,几近崩溃,高傲的头颅低垂,原本耀眼的金发暗淡无光。再也不顾及所谓骑士风度,他伏在梅林的肩头,发出痛苦的嘶吼。眼眸明明是温和的湛蓝,却在那一刻比火焰更加炽热。




“如果连你也失去了,我真的不知道,自己还能保护些什么……”




宽阔的双肩,曾被无数人视作最坚实的依靠,如今却无助地颤抖着,任由自身被恐惧笼罩。一贯底气十足的声音如今嘶哑着,到后来渐渐哽咽。




梅林原本拥抱着亚瑟,在听见这句话时低下头去,温柔而虔诚地亲吻国王的额头。




“我一直在你身边,哪里也不去。”






“已经没事了,”梅林注视着亚瑟将利剑从恶狼头颅中拔出,轻声安慰着身后瑟瑟发抖的女孩,“你看,狼群都被打跑了。”




女孩慌慌张张地爬起来,却一不小心踩到自己破烂的粗布长裙下摆,一个趔趄,眼看又要摔倒。




“当心!”梅林连忙扶住她。女孩到底是吓坏了,面庞血色尽失,污泥和枯叶粘在面颊,显得狼狈不堪。




“你脸色不太好,”少女眯着眼注视梅林,突然皱起眉头,“你的脸好白,是生病了吗?”




“我没事!”梅林立刻回答道。他的反应或许是激励了些,女孩疑惑地上下打量着他,所幸不再言语。梅林暗自握紧拳头,指甲深深掐进肉里,以此缓解眼球蔓延开来的剧痛。




不能让亚瑟发现他使用了魔法,绝不能。




“两位恩人,”等到亚瑟走来汇合,女孩深深地弯下腰去,“不嫌弃的话,到我家去歇歇脚吧。”




“不过举手之劳,”亚瑟收剑入鞘,方才斩杀野兽时凌厉的眉眼如今柔和下来,“身为骑士,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姑娘丧生丧生狼爪呢?”




“大人真是心地善良,”女孩微微笑了笑,两眼眯起,似乎很是开心,“但你们救了我,多多少少也让我做些什么来报答你们吧。”




“眼见着就快下暴雨了,这一路前去很久都见不到别的村庄,不如暂且到我家去躲一躲雨。”




听了这话,梅林抬起头去。确实天色将暮,浓密的乌云在头顶翻卷着,一场暴雨已经蓄势待发。




可这实在过于奇怪了。梅林记得清楚,就在几分钟前,天仍旧是晴空万里。即使说天气骤变,这也太过突兀。更何况,这个季节,阿尔比恩是几乎无雨的。




梅林眯了眯眼,默不作声地转过头打量那少女。得不到自己的回复,她已经转向亚瑟微笑着,完全摸不透对方心底的盘算。




“那便多谢姑娘了。”亚瑟爽快地答应道。




“太好了,”姑娘有些快活地欢呼着,语气过于轻快,惹得梅林挑起一边眉毛。少女小跑着在前方领路,不时转过身来向亚瑟搭话,“您是从哪里来的?南边吗?还是西方?大人的装扮不像是流浪骑士,您以前为某位国王服务过吗?”




最后一句话似乎触动了什么,梅林在后头半步的地方握紧拳头,轻咬下唇,眸子浮现出一抹转瞬即逝的暗色。






雨来得突然,又疾又密。初时不过星星点点,好像布袋中洒落的小米,转眼间便已密集如打翻的水瓶。走到少女居住的小屋时,两人已经湿透了。




女孩的家有些过于简陋了,连落座的椅子都破破烂烂,蒙上一层灰尘。梅林将行囊放在地上,靠着墙壁歇息,眼神左右扫视着这个房间。




落灰的旧木桌椅,凹凸不平的地板,稍有风动便吱呀作响的门。女孩到厨房去了,说是为他们煮些食物果腹。梅林的目光最终投向卧室,那里看上去格外地荒僻。




他朝厨房的方向瞥了一眼,那姑娘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出来的,于是他放心地朝卧室的方向一步一步挪去。眼前所见的场景叫他大吃一惊。卧室里连张像样的床都没有,几个破旧的垫子拼接在一起,再盖张布,就成了供人睡觉的器具。




但这有些可疑——梅林微微眯起双眼。这床单落灰很严重,和外头的桌椅一样,明显已经很久没人使用了。但那姑娘却说自己一直住在这里,没出过远门。这究竟是——




“轰隆!”




外头传来一声巨响,引得梅林匆忙跑出卧室。他的动作到门口就停住了,所见的一切叫他惊愕不已。厨房的门被巨大的冲击力炸碎,碎片迸溅得到处都是。亚瑟已拔出剑来,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女人。




“莫、嘉、娜。”他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地开口说道。




“这可真是意料不到的惊喜啊,我亲爱的弟弟。”




女人缓缓向前迈动步子,墨绿的眼眸流露出狠毒的杀意。薄凉的嘴唇微抿,散发着阴冷的气息。女巫得意洋洋地挑起下巴,尖锐刺耳的嘲笑随之而来。




“先前密探对我说你离开了卡美洛,我还有些难以置信,”轻蔑的眼神短暂地扫过梅林,接着又死死凝聚在亚瑟身上,“一个国王,不带任何随行骑士,只拖着个卑贱的男仆,便胆大妄为地跨越国界,在大陆游荡。”




“我原以为世界上不会有脑子如此不好使的蠢货,如今看来,你总是颠覆我的认知,”莫嘉娜歪了歪头,嘴角轻微上扬,眼底却冷得彻骨,“什么事儿能如此重要,让你像个愚蠢的毛头小子一样摒弃所有危险?”




“莫嘉娜,你不会懂的,”亚瑟紧紧握住手中的剑柄,咬牙道,“有些事值得你去冒所有风险。”




亚瑟明白自己毫无胜算。是的,他身姿矫健,剑术超群,耐力也足够强大。但那又怎样,莫嘉娜挥挥手,甚至不需要念咒语,就能让他腾空而起,再摔得不省人事。




但他不会示弱的。亚瑟抿紧嘴唇,微眯起眼,不着痕迹地瞥向梅林,很快又移回视线。至少要保证他的安全,他可以的,他一定能做到——




莫嘉娜向前抬起一只手,亚瑟警觉地扬起宝剑,可对女巫来说,这不过是个孩子扔出玩具:虚张声势、脆弱不堪,毫无攻击性。




她随意地一挥手,破烂的桌椅便晃悠悠地腾空而起,骤然铺天盖地般朝亚瑟砸去。亚瑟挥起剑,奋力劈开直朝面门攻来的家具。随着他不断地扬手向前斩,桌椅已经碎裂成无数木块,可仍旧不断地升空,再全力砸向亚瑟。渐渐地,他的呼吸有些急促。




莫嘉娜站在那里,冷冷地注视着,突然爆发一阵狂笑。




“多谢你的辛勤劳动,亲爱的弟弟,”女巫收敛了笑容,眼底闪过一丝狠毒而狂热的光芒,“看着你亲手劈好点燃自己的木柴,我真是欣慰不已。”




她摊开手掌,不祥的火焰在其上方燃烧着,越发炽热,倒映着亚瑟震惊的双眸。嘴角的弧度越发扩大了。很快,女巫得意洋洋地思索着,很快,卡美洛的国王就要葬身火海,一切都将归咎他的愚蠢。




“看在你死到临头的份上,”莫嘉娜高高扬起手,火球又膨胀了一番,噼里啪啦地燃烧着,似乎有火星溅出,“我就好言好语地和你道个别吧!”




她抛出了那团火焰。




“住手!”




若不是这声嘶吼,莫嘉娜根本不会注意梅林。亚瑟忠心耿耿的仆人,她不屑地翻了翻眼珠。或许他们之间曾诞生过友谊,但这一切都被毒药腐蚀殆尽了。亚瑟对这小子有着奇怪的好感,而梅林也近乎狂热地忠于亚瑟,到了愚蠢的地步,竟然妄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下攻击——




莫嘉娜瞪大了双眼。




梅林向前伸出手臂,五指张开,眼眸闪烁着耀眼的金光。一道法力凝聚而成的厚重屏障挡在两人身前,彻底吸收了她的攻击。




怎么会……他怎么能……




短暂的震惊过去后,愤怒笼罩了她。莫嘉娜想起当初顺着喉咙口下滑的毒药,流淌着割裂全身。全身的血液仿佛都燃烧起来,墨绿的双眸发亮,闪烁着嗜血的恨意。心中一股恶气急欲破膛而出,她已准备好暴力与杀戮。




“肮脏的叛徒!”她咧开嘴邪恶一笑,“你背弃你魔法的同胞们,站在亚瑟那边,你以为他会感激你吗?!我了解我的弟弟,被你所救对他来说不过是一种耻辱!如果你仍执迷不悟地和我作对,至少要明白一点。即使你为他付出一切,也将一无所获。”




“不如加入我们,”她向梅林伸出手去,语气是刻意压制的平静,好像真的在诚恳做出邀请,她的眼底出现几分怜悯的神色,“我会重构世界的秩序,建立完美崭新的国家,你一定不会被亏待。”




“做梦去吧。”




“真是愚不可及。”听到拒绝的话语,莫嘉娜的眼神立刻冷了下来,仿佛北地山巅终年不化的寒冰,“你图些什么呢?你认为自己暴露后,还能被你的国王接受,还能呆在他身边?如今的卡美洛可不接受魔法,你永远无法生活在光明之中,只能像个阴沟里的老鼠似的躲躲藏藏,而亚瑟……”




“你少挑拨离间,莫嘉娜!”梅林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永远别指望我离开亚瑟,他是我唯一的君主。”




亚瑟站在一旁,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握剑的手有些微微颤抖。




“那我们在某件事上达成一致了。”莫嘉娜微笑起来,目光深处却是无尽的黑暗。梅林稍稍弓起身子,两手防御性地抬起,目光紧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。




下一秒,莫嘉娜翻转手腕,高声唱颂着咒语,一股猛烈的爆破流铺天盖地地刮来。几乎是同时,梅林立刻施法应对,两支强劲的魔力碰撞在一起,迸溅出噼里啪啦的爆炸声。




他的实力不容小觑。莫嘉娜紧抿嘴唇,面庞笼罩一层阴影。自己几乎是用尽全力在对战,根本无暇顾及其他。亚瑟已经恢复了体力,正站在那儿,握紧手中的剑,冷淡地注视着两人对立的场景。万一他突然偷袭……




莫嘉娜骤然收回法力,身子飞速旋转,浓重的黑雾顺着衣服下摆涌出。“下次再收拾你们!”她恶狠狠地甩出这句话,消失不见了。






梅林叹了口气,转过身去面对亚瑟。现在,还有别的事要解决了。




他迎上亚瑟的视线。那双蓝眼睛带着薄怒,如风暴来临前的海,可怒涛深处,却仍有依稀温柔。梅林注视着国王收剑入鞘,一步步向自己走来。对方的脚步足够缓慢,可自己的双腿却仿佛灌了铅似的,动弹不得。




“你有魔法。”亚瑟用最为平常无奇的语气说道。




梅林倒情愿亚瑟能暴跳如雷了,最好再拔出圣剑,架到自己的脖子上,这样他更清楚如何应对。如今亚瑟只凝视着他,暗沉的光阴沉淀在眼眸,一言不发。




“是……”梅林回答了,声音微不可闻。心脏像是被突如其来的外力紧紧掐住,无力地在胸口扑通扑通挣扎了好几下,最终寂静无声,就那么下沉了。




“亚瑟,你听我说……”梅林抿着嘴上前一步,嗓音深埋着破碎的哽咽。他的王仍站在原地,没有前进,也没有退后,仍旧盯着自己,那眼神流露出一丝困惑。




“我……”




疼痛击碎了涌到嘴边的话语。梅林不可抑制地发出凄厉的惨叫,踉跄着跪倒在地,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眼球。剧痛几乎摧毁了他的意识,自己沉没在痛苦的泥沼中,每一个毛孔都在窒息。




仿佛有人野蛮地将手指捅入自己的眼窝,粗暴挖出眼球,将其冰冻碾碎,再抛入烈火。直到血肉模糊的碎屑悉数化作灰烬,又将其收集起来,混合雨水污泥,揉作毫无生气的球体,再残忍地按回他的眼窝。




梅林完全无法动弹,集中所有精力同剧痛和艰难的呼吸作斗争。温热的血液缓缓涌出,顺着指缝溜走,在地上绽开朵朵猩红的花。他不知自己究竟疼了多久,意识被折磨得稀薄,在一片浑噩的白雾中,仿佛有谁用力地拥抱自己,将自己的头安置在他宽厚的肩膀。




梅林感觉到有手在抚摸着他的脊背,温柔地、轻轻来回抚着。脸颊挨到什么温暖光滑的东西,梅林费力睁开鲜血淋漓的眼睛,看到的只有一片模糊的金色。




“梅…林……”有飘渺不清的声音萦绕在耳边,梅林呼吸急促,因痛苦而全身抽搐着。似乎有谁叹了口气。




一阵天旋地转,周围的世界交织成一片光和影,然后坠入浓稠的黑幕。




梅林晕了过去。


TBC

评论(9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