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雁

需要很多很多的评论(^ ^)

【点文】易卜勒斯的馈赠

 @山河表里 点的文。

拉郎警告!DamienXMerlin!

以及这个 Damien只借用名字和身份,和剧中人物没什么关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可我想要一匹小马。”梅林眼巴巴地望着母亲,两只大眼睛泪汪汪的,苦恼地咬着下唇。




“这个……”胡尼斯实在是犯了难。梅林一向是个乖巧的孩子,难得一个圣诞节,这些年家庭终于富裕了些,可以给孩子准备礼物。可他的要求实在是有些超出预料了。




“梅林,”她实在是不忍心叫孩子失望,微微弯下腰,和颜悦色地说,“你可以给圣诞老人写信。”




“写信?”小家伙疑惑地歪了歪头,那副懵懂无知的模样着实叫人心疼。胡尼斯心底涌起一阵阵酸痛。




小家伙那么相信自己,自己却没法满足他的心愿,只得用幼稚的话语哄骗安慰他。




“是的,圣诞老人会在全世界挑选听话的乖孩子赠送他们礼物。你可以告诉圣诞老人你的心愿,然后做个乖孩子。如果圣诞老人喜欢你的话,他会给你小马的。”




“真的吗?”小孩的眼睛亮了起来,圆嘟嘟的脸颊浮现一缕兴奋的红晕。他欢呼一声,用力抱了抱妈妈,然后哒哒哒地跑进房间,似乎是开始构思书信。




小梅林将洁白的信纸摊开在桌上,苦恼地咬着笔尖,艰难斟酌措辞,最后歪歪扭扭地落笔:“亲爱的圣诞老人……”




小孩每写两句,就会停下来细细阅读自己的文字,皱着眉头撅起小嘴,思索片刻,接着再努力往下写。




“……我一定会努力当个乖孩子的,如果我得到小马,我保证会好好照顾它的!” 




他举起信来,攥在手里反反复复地读着,直到自己再也发现不了半点儿问题。男孩短促地欢呼起来,想了想,又重新趴回桌上,在信纸上画了个大大的爱心,四周再簇拥着几朵小花。




他在抽屉翻找着,翻出自己认为最好看的信封,紧抿着嘴唇,庄严地将信纸叠好塞了进去,竭力端端正正在信封上写下“圣诞老人收”。




小家伙端详着自己写的信,越看越激动,最后蹦蹦跳跳地跑到妈妈那里,将信封举得高高的:“妈妈,我写好啦!这个要怎样交给圣诞老人呀?”




“在圣诞节前一周,挑一个有星星的夜晚,放在窗户外,圣诞老人会把它收走的。”




“今晚就有星星!”梅林朝窗外看了一眼,兴奋得浑身发颤,高高跃起,举着信欢呼起来。




“我今天把信放在窗外,圣诞老人一定会收到!”梅林哒哒哒地冲回房间,不一会儿又风风火火地回到客厅,攥着母亲的衣服下摆,双眼亮晶晶的。




“我真的好期待!妈妈,你说圣诞老人会选中我吗?他会认为我是个乖孩子吗?他会喜欢我给他画的花吗?”




灰蓝色的眼眸里盈满了期待,小孩仰起脸来,嘴唇微张,盼望着得到肯定的回答。胡尼斯摸了摸梅林的头,微笑道:“圣诞老人一定会喜欢你的。”




”嗯!”梅林咧开嘴,笑眯了眼。






可梅林犯了个错误,这本该是那个年纪的孩子多多少少都会犯的,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拼写错误。胡尼斯也犯了个错误,她太过信任自己的孩子,并没有花费哪怕一秒检查信件。




这些错误原本不值一提的,本该被忽略的。但阴差阳错地,信件真的到达了正确的、信纸上明明白白写着的收信人手里。




不是Santa,而是Satan。






戴米恩捏着手上的信,久违的茫然情绪笼罩了他。




这些年来,他的心灵似乎被持续不断地注射着麻醉剂。情感早剥离了,只剩一具冷漠的躯体旁观人世变迁。




可不知为何,一个素昧平生的孩童,仅仅通过一封信件,轻而易举地给他冰封的外壳凿开一处孔洞来,属于“人类”的那一小块存在重见天日。




他再一次阅读那信件。孩童的字迹有些歪歪扭扭的,语气颇为稚嫩单纯。戴米恩实在搞不懂,一个懵懂的小孩,为何会选择给他写信表达喜爱之意?




指尖扫过水彩笔的痕迹,一朵朵盛开的鲜花仿佛在张扬地冲他微笑,中间那颗红心似乎还跳动着。或许自己都未曾察觉,戴米恩微微勾起嘴角,冰冷的眼神有些许融化,整个人的线条都柔和了许多。




“他想要一匹小马?”戴米恩摆弄着信纸,嘴里自言自语般喃喃道,“小事一桩。”






圣诞节的清晨,胡尼斯推开房门打算去清扫花园时,惊讶地捂住嘴,瞪大了双眼。




花园里,一匹小马乖乖站立着,虽然没被拴住,却没有丝毫逃跑的意图。看见胡尼斯到来,甚至还能轻声嘶鸣着打招呼。温顺地低下头来。




小马的脚边放着一个巨大的包裹,胡尼斯费力地将包裹拖回屋子,拆开,里头装满了零食和小玩具。




她还在目瞪口呆地注视着,梅林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出来,打了个巨大的哈欠,迷迷糊糊的询问:“唔……妈妈,圣诞老人……”




话音未落,他已看到桌上的包裹,眼底的睡意顿时一扫而空。男孩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,小炮弹似的发射到胡尼斯怀里,叽叽喳喳地打开了话匣。




“妈妈!是圣诞老人来了吗?这些是他送的吗?天哪他看到我的信了!他有送来小马吗?”




“有呢。”虽然还心存疑虑,面对孩子,胡尼斯仍是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“小马在花园里……”




小梅林不等她说完,便欢呼着哒哒哒地跑出屋子。很快,尖叫声甚至传入了屋子。




戴米恩站在暗处——只要他愿意,没有人能发现他。他仍旧在质问自己,为何会一时兴起 ,当真满足这陌生小孩的愿望,甚至还头脑发热似的给他准备了礼物。




于是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信件上地址的所在,观察小孩对于礼物的反应。




他看见一个小男孩,柔软卷曲的黑发温顺地贴在头上,高高的颧骨上写满欢快,灰蓝色的双眸流光溢彩。他微微踮起脚尖,抱住小马的脖子。




戴米恩的呼吸乱了一瞬。




要知道他送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纯良小马——好吧,或许在外人眼里确实是这样。但那孩子应该能看透马匹本来的面目,口吐烈焰的恶魔坐骑。即便这样,他仍然如此开心吗?




小马低下头来,鼻子轻轻磨蹭小孩肉嘟嘟的脸颊,惹得他咯咯发笑。




戴米恩注视着那男孩,眼神不由得柔和了。他又拉了拉兜帽,任由阴影蔓延下来,将整个脸庞遮挡得严严实实。随后便转身离开了。






小梅林开心极了,他甚至开始给小马写成长日记,还在旁边配上歪歪扭扭的儿童画。当然,他把这些都寄给了慷慨好心的“圣诞老人”。




一直等到中学,他才发现当年那个愚蠢的拼写错误。




“你在逗我吗?”威尔结结实实地嘲笑了他一顿,“怎么可能是圣诞老人给你的,这肯定是某个拿到信的有钱人闲得无聊,干脆满足一下你的愿望。”




“闭嘴!”梅林暴躁极了,看在威尔是好友的份上,才勉强强忍着没发作。毕竟啊,你相信了那么多年的事物,突然有人跳出来强行告诉你那不存在,这怎能不叫人火大?




等回到家去,看着欢快朝自己奔来的基哈拉,一股无名的火突然涌上心头。连书包都懒得放下,梅林骑上马匹,大声命令道:“带我去见你之前的主人。”






离家门还有一段距离,戴米恩就已发现门口站着的,一位怒气冲冲的青少年。起初,他有些不明所以,随后视线扫过男孩身边的那匹马,顿时明白了。




“你为什么一直假装圣诞老人骗我?”那孩子冲上来就是一句质问。明明还不到自己胸口的高度,看上去倒颇有一番气势。愤怒使得他涨红了脸,面颊的肌肉微微发颤,双眸燃烧着熊熊火焰,“我明明那么相信你!我写了那么多成长记录,给你寄了那么多信,你——你肯定当我是笑话吧,这么大了还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!说不定现在你就在心里偷偷嘲笑我……”




小孩越说越委屈了,眼眶红红的,几乎就要哭出来。




“你……你冷静点。”戴米恩这下真的手足无措了。他完全没有哄小孩的经验,只能用最笨的办法,不断拍着对方的肩膀,“你不是想要小马吗?我给你了啊……”




“这不是小马的问题!”梅林怒吼道,却不知该说些什么。说到底这是自己的问题,眼前这位好心的先生明明什么都没做错。倘若他知道,那些心情,那些赞美原本都是送给圣诞老人的,或许也会感到失落吧。可梅林就是感到委屈,他咬紧了嘴唇,泪水在眼眶里滴溜溜地打转。




“那,如果你不想再给我写信,也可以不写。”戴米恩实在是不明白这种情形下该说些什么,只看见小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。




“算了,”梅林却突然像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泄了气,“都写了这么久的信,就当多个笔友。”




等到小孩走了,戴米恩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这个小家伙从来没有在意过他的马会飞这个问题吗?!






后来他们倒是一直保持着通信。除了基哈拉的情况,梅林还会给戴米恩分享自己的各种生活烦恼。每逢假期,他会以“拜访同学”为借口,到戴米恩家里玩几天。




戴米恩有些惊讶地发现,梅林对各种未知事物的接受度高得可怕。无论是面对喷火的马匹,三头的巨犬,梅林都镇定自若。




唯一让他好奇过的事,大概就是戴米恩这么多年了,面庞上没有半点时间的痕迹。但梅林也只是半开玩笑般地抱怨过,并未刨根问底。






某日,梅林已长大成人,终于在信中再次称呼戴米恩为圣诞老人。




“这次我想要你,亲爱的圣诞老人先生。”


END




后续:


对于梅林带男朋友回家这件事,胡尼斯表现出来出乎意料的镇定。




只是梅林不好好介绍,偏要指着对方,憋着笑称呼那年轻人为“圣诞老人”,接着两人齐声大笑,前仰后合。这她就有些没法理解了。




年轻人的暗号啊。胡尼斯耸了耸肩。


真·END


【后注】易卜勒斯:伊斯兰教中的恶魔首领撒旦,阿拉伯语音译为“易卜勒斯”。


评论(4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