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雁

需要很多很多的评论(^ ^)

【亚梅】傻瓜与姜饼小人

一个纯粹的甜饼,没什么剧情,随便看看就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要一杯卡布奇洛,多加点牛奶。”


“要加多少?”




“有必要纠结这个吗?”


“当然有必要了。看在你丝毫也不懂咖啡的份上,我可以好心替你讲解。你要是那么喜欢牛奶,不如点一杯拿铁。”




这个服务生态度怎么会这样差?梅林怒气冲冲地抬起头来,准备好好讽刺对方一番。




老天,这服务生可真够帅气火辣的,工作服也掩饰不住他那身健硕的肌肉。灿烂的金发流光溢彩,湛蓝的双眼流露出打趣的神情。




梅林大脑空白了一瞬,直愣愣地等着对方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


“终于认出我了?”那个帅气的服务生冲自己挑着眉。梅林绞尽脑汁地回忆着,该死,如果自己结识了这样一位俊美的阿波罗,一定会有印象的啊。




“小飞象,你的记忆里不会这么差吧?”




会这样称呼自己的,天底下找不出第二个。梅林皱起眉头,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趾高气昂命令自己同他一起玩泥巴的金发小胖墩。




“是你!”他惊呼道,“你每次都糊我一脸泥巴!”




“咳咳……”身后的有人咳嗽起来,梅林转过身去,稍稍有些疑惑。




“恭喜你们久别重逢,”那姑娘和善地微笑着,“但能不能让我先点个单呢?”




他感到羞愧的热度涌上脸庞。“当然当然,”梅林低着头,连忙侧身让开,急匆匆地去寻找座位。




等了几分钟后,他点的咖啡就被送到了。但奇怪的是,那服务生顺势拉开他对面的椅子,毫不客气地坐下。




“你不工作吗?”梅林瞪了对方一眼,“菜头?”




“叫我亚瑟!”服务生瞪了回来,却不自觉地勾起嘴角,“不懂什么叫换班吗?你真是一点儿也没变。”




“你真是大变样了,”梅林干巴巴地回应道,“减肥健身看起来很成功……”




“我不胖!”




“或许现在不胖,”梅林耸耸肩,“你当年跟个球似的。”




“你当年瘦得可怕,简直像个风一吹就倒的小树苗,”亚瑟反击道,“现在可算有点肉了。”




两人气鼓鼓地瞪着对方,目光交战,仿佛能听到空气中噼里啪啦的声音。突然,他俩齐声笑了起来,双眼眯起,前仰后合。




“你真的一点也没变。”亚瑟开怀地咧嘴,洁白的牙齿似乎反射着灯光。他半眯着眼,湛蓝的眼眸洋溢明媚的笑意。




“你也是。”梅林咯咯笑着,趴在桌上,透过长长的睫毛端详亚瑟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对方似乎愣了一瞬。






“要一杯拿铁,多加点牛奶。”




“我说,你干脆点纯牛奶得啦。”亚瑟抱起双臂来注视着自己,挑起一边眉毛,似笑非笑。




“我爱点什么点什么,快点吧,别耽误后面的客人。”梅林憋住笑,刻意板着脸对亚瑟说道。后者耸耸肩,还是将梅林的单子给打印了。




重逢后,他们以惊人的速度重新粘在一起,甚至比童年一起在泥巴地里打滚还要亲密些。梅林已经很久没再遇见一个喜好笑点与自己如此相似的家伙了。




他们一起去游乐场,去看演唱会,每周末一起窝在某人的公寓里打游戏、或是看电影。下班后,梅林会刻意路过亚瑟兼职的咖啡厅。




梅林很快融入亚瑟的社交圈子,认识了他那一大群朋友。莱昂是典型的正直人士,几乎对任何人都和善有礼。高文性子野,爱玩,但也为朋友两肋插刀。兰斯洛特是那伙人中唯一有女友的那个,总是沦为众人调侃的对象。梅林对帕西瓦尔和伊兰的印象不是很深,但他们都是很好的人。




“再说一遍,你和亚瑟是怎么认识的?”




“我和他小时候是邻居,一起玩泥巴的那种。”亚瑟揽过梅林的肩膀,有些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,好像能和梅林一起玩泥巴是莫大的荣誉一样。




“哈,那可真是难得的缘分,”高文似乎是喝多了,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的,“见过对方光屁股的缘分啊……”




“高文!”亚瑟怒吼着,“你那被酒精糊住的脑袋里就只有屁股吗?!”




众人哄堂大笑起来,梅林涨红了脸,一言不发。






“拿着吧,免费赠送。”圣诞节,亚瑟将咖啡和一盘姜饼人放在梅林面前。




“免——费?”梅林拎起一块姜饼,翻来覆去检查着,警惕地在空中抖了抖,又凑到鼻子边闻闻,“你没给我下毒?”




“老天,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什么形象?”亚瑟佯装恼怒地捂住额头,可嘴角上扬的弧度仍旧出卖了他,“我是那种背地里阴你的人吗?”




“小时候谁往我脖子里灌雪呢?”梅林板着脸,干巴巴地说,“还有你拖着我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



不等他说完,亚瑟就把一块饼干塞到了他嘴里。梅林愤怒地咀嚼着,腮帮子鼓鼓囊囊,两眼乌溜溜地转,像个火冒三丈的松鼠。




亚瑟被自己的想象给逗笑了。他一手撑在桌上,拇指磨蹭着下巴,双眼微眯,嘴角上扬,帅气得好像油画中走出来的。




梅林不经意看了一眼,差点没给呛住。






下一次亚瑟给了他免费的甜甜圈。




之后相继是免费的黑森林蛋糕,泡芙,枫糖饼,马卡龙,慕斯蛋糕。




最后,端着手上的焦糖布丁,梅林终于忍不住开口了。




“亚瑟,你在搞什么鬼呢?”




“你太瘦了,”亚瑟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我不能让你被风吹倒。”




“认真的?”梅林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瞪着亚瑟,好像手里的布丁再跳舞一样,“这点甜品能起多大作用?”




“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吃晚饭吗?”




脑海里,一盏灯泡突然亮了起来。梅林惊讶地盯着亚瑟,一抹红晕悄悄浮上面庞:“你想和我约会?”




亚瑟难得窘迫起来,不安地挠了挠头发,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。




“你是小学生吗?靠小零食引起别人的注意?”




“闭嘴梅林,你只需要答应。”

END



评论(10)

热度(145)